Wingsuit 飛人走上少女峰

Patrick Kerber 從海拔4,158米高的阿爾卑斯山「少女峰」跳下,造出最高海拔之 Wingsuit 跳傘紀錄
© Patrick Kerber
by Tarquin Cooper

定點跳傘家 (BASE jumper) Patrick Kerber 有超過十年自由落體跳傘經驗。Patrick 跟我們分享一些幕後花絮和感受,講講他有史以來最特別的跳傘任務:

每個跳傘員,只要登上過阿爾卑斯山脈都曾仰望過這座山少女峰 (Jungfraujoch)。這是世上定點跳傘最驚世的創舉了 - 因為從基地起跳到著陸間的可以飛行的最大海拔高度距離是 3,240米。到目前為止,我也沒聽說過任何人曾完成比這更大的高度了。之前的紀錄是今年由一群法國跳傘家所創下,他們經過一段漫長而艱苦的路程,在法國勃朗峰 (Mont Blanc Massif) 飛躍而下 - 我也很敬佩他們的成就!

Patrick Kerber, heading home from the Jungfrau © Patrick Kerber

我開始從事 Wingsuit 跳傘運動時,我就在有 GPS 全球定位系統下嘗試了很多次任務。早期的 Wingsuit 跳傘起飛速度並不是非常快,一開始就是不停地以重力落下,然後進入一個過渡後才能向前飛。但新Wingsuit裝的進步相當驚人,飛行技術有相當高水準。之前不可能的任務也就越來越有機會成功了。不過,在一個新開創的基地點起跳,始終都還是有危險度的。

我原本也一直質疑這次飛行的可能性。實際降落地點是岩石落下懸崖邊緣第一次撞到山壁之處,約是138米。我用雷射測量過,所以知道山壁確切的高度。我把這個數字,和所有之前做過的GPS試飛任務比較,顯示理論上是可行的。我唯一不是百分之百確定在高海拔空氣稀薄的環境下,wingsuit 跳傘裝會如何順利展開運作。

"Under-the-wing" © Patrick Kerber

經過五個小時的攀爬,越過冰雪攻頂至少女峰(Jungfraujoch)的頂巔,我才發現到有強風持續吹來。而我可以往下跳之前又再等了兩個小時,終於決定要執行這次任務。我的計劃、訓練和夢想,再歷過一段長途跋涉的旅程,全都是值得的了。我一跳下立刻感覺風勁。這就是為什麼你會從我身後攝影機,看到我跳下後稍稍地在推wingsuit的側邊,把帶我飛離山壁。這也正是我今年特別訓練在比較強風的基地點跳下的原因。

在飛行中最大的挑戰是持續一段好長時間以自由落體飛行。終於最後靠著我的降落傘,安全地著陸在我夢想開始又美麗的盧達本納 (Lauterbrunnen) 山谷中。整個飛行過程就純粹是享受,因為我就知道一切都會安然無恙 - 任務完成了!

read more about
Next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