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奧地利站: 偷步?

2017 F1 Austrian Grand Prix
2017 F1 Austrian Grand Prix -1
by Daniel Chan陳恩能
2017 F1 Austrian Grand Prix
2017 F1 Austrian Grand Prix -2

去年俄羅斯站後,他被賜「魚雷」這花名;今年回歸主場時,他仍厚得意地把騎著魚雷的卡通版自己變作圖案,並印上頭盔後方以自嘲。今站,艾朗素(Fernando Alonso)賜他另一花名──保齡。

原因是他起步後,首彎前收制不及,鎖死兩前輪,直撞艾朗素,同時連累外檔的 Red Bull 車手韋斯塔本(Max Verstappen),令他們退賽,自己則包尾第16位衝線。我正式宣佈:從今以後,效力 Toro Rosso 的俄國車手基亞特(Daniil Kvyat)叫「保齡哥」,強項應該係打大分瓶,除非唔係。我真心希望保齡哥在明年的奧地利站,把保齡球拉花印上頭盔,因這代表他明年還有得撈。

從今以後,效力 Toro Rosso 的俄國車手基亞特(Daniil Kvyat)叫「保齡哥」
從今以後,效力 Toro Rosso 的俄國車手基亞特(Daniil Kvyat)叫「保齡哥」
Daniil Kvyat
Daniil Kvyat

至於冠軍,是屬於排首位出賽、做出神級起步、最後以 0.658 秒之微力壓法拉利維度(Sebastian Vettel)的芬蘭人保達斯(Valtteri Bottas)。 保達斯有偷步嗎?大會即場調查後說無。次位起步的「四屆」維度一直堅持多次說有,賽後他甚至叫主持「唔信問歷卡度」。第四位起步的歷卡度(Daniel Ricciardo)比賽期間投訴過,但上台領季軍時沒有直接回應保達斯偷步。「四萬」歷卡度成功頂住梗頸的咸美頓(Lewis Hamilton),靠真功夫奪來季軍、連續五場開香檳,慶祝飲boot酒都來不及,當然懶理他人事了。

Max Verstappen
Max Verstappen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ed Bull-TAG Heuer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ed Bull-TAG Heuer

賽後,國際汽聯以慣常慢……九……拍……的慢動作衝……出……來解釋判無偷步的原因。直播畫面顯示,保達斯的反應時間為0.201秒。國際汽聯表示自古(20年)以來,五盞紅燈一熄前是容許車轆有少許移動,目的是讓車手於最後關頭,有需要時可以改變「極力子」位置。至於保達斯戰車於五盞紅燈一熄前的郁動,那並未超越可容忍範圍(any movement prior to the moment the lights went out was within the tolerances allowed)。根據《Autosport》,惟國際汽聯從不公開何謂「可容忍範圍」,以免各車隊不停在灰色地帶遊走。

有時,我覺得自己講到口臭。我並非質疑國際汽聯近兩場判決不公,倒是認為他們手握10支車隊與20架戰車的大數據,卻完全浪費了。首先,容忍範圍根本就要公開。只要容忍是有限度,不會出現容忍「容忍範圍」的範圍,那麼誰能在灰色地帶遊走而不犯規也是競技一種。其次,即時公佈前四位車手起步反應時間以作比較。然後,再做圖比較保達斯與四屆起步與容忍範圍的距離。這就一目了然,同時予人公平與公開的印象。

古時,國際汽聯賽後或翌日公佈裁決原因已算光速。不過在手提與網絡世代,賽後或翌日已變龜速,直接導致兩邊車迷只能作主觀爭拗,無法作出 educated debate。我認為,即時公佈裁決原因才是王道,正如部分欖球與NBA賽事live出球證裁決時說話一樣。

你知道嗎?數年前,每架F1車每站已經透過天線傳送20GB數據回車房,每場每架車傳送約8億個字,等於我們每人講兩世的字。就是掌握這些數據,國際汽聯才能即場裁決。在大是大非、特別是影響分站或全年冠軍形勢的情況下,根本應該同時即場公開裁決原因。請問FB大神:有無人認識楊紫瓊?麻煩讓她跟愛人、準備競逐第三度當選國際汽聯主席的 Jean Todt 說一下,感謝。

read more about
Next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