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極限的女子

Nikki Bradley只有一隻腿,但並不能阻止她的傳奇冒險生活
Nikki Bradley relève tous les défis et repousse les limites en béquilles.
Nikki Bradley ne croit pas aux limites © Paul O'Doherty
由 Heather Snelgar

Nikki Bradley年僅16時受診斷為少見病例的骨癌──骨幹骨肉瘤(Ewings Sarcoma),全世界只有十人存活於此種病症之下。

 

他們告訴我剩下的人生都必須靠枴杖行走,但沒有說我會死。

Nikki Bradley



年過一年,她忍受著深層神經受損導致的嚴酷疼痛。醫生說這些病患的最終一途只有靠藥物緩解疼痛,而Nikki Bradley決定靠自己。「他們告訴我剩下的人生都必須靠枴杖行走,但沒有說我會死。我決定要活得更樂觀、更感激,因為我還活著,而生命就是為了活下去。」

Nikki Bradley找了位個人物理治療師,試圖控制她的疼痛。「我開始做一些極限物理訓練,調整自己的動作,看自己到底能做的什麼地步。在很短暫的時間內,疼痛大幅減少,而我也脫離了大量止痛藥物。」

「在治療期間,我服用七到八種非常強效的藥物,強到如果我長期依賴它們的話,身體器官會就此毀壞。」Nikki Bradley解釋。

這是Nikki Bradley的轉捩點。她愛上重量訓練,而且不再感覺自己是邊緣人。Nikki Bradley開始組織慈善挑戰活動Fighting Fit for Ewings才是不久前的事情。幾年來,她不斷將自己的可能性越推越遠,拄著拐杖,用她僅存的一條腿,接下從前被視為不可能的挑戰。

我們最近連絡上Nikki Bradley,發現她真的是愛爾蘭最了不起的運動家了。不信的話就接下去看吧!


1. 用醫院標準規格拐杖……攻克Donegal沼澤帶

「現在回想起來,爬Muckish山好像算是小挑戰了,但事實上用拐杖上山、下山都很困難。我用的是醫院標準規格的拐杖,並不是特別設計給像Donegal這種沼澤地的枴杖。拐杖會陷入泥沼,所以我每前進幾步就要後退一點把枴杖拔出來。這趟行動花了我六個小時,結束時真的是筋疲力竭。」

「成就感非常大,也非常驕傲,我又畫下了某道標準,接下來做的每件事都要比這次更厲害。」


2. Nikki Bradley是<速度之魔>

「因為我已經沒辦法感受跑步的滋味了,所以我很愛以枴杖參加賽跑。有次我有了很棒的拐杖,目標是五公里的比賽,可能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目標,但對拄著拐杖的人而言,上半身真的痛不欲生。我簡直被撕成碎屑,手的每寸肌膚都很痛,而肩膀與手腕好像快不行了。」

 

每一秒都很重要

Nikki Bradley



「後來我把目標放在世界紀錄。我找了世界單腳記錄,估計是有可能達成的。通過終點線時,我很高興,以為我成功了。但只維持了一下下而已,我差了一秒鐘,沒能打破紀錄。真是可惜。」

「這告訴我,每一秒都很重要。」


3. 如果跟Nikki Bradley說她做不到什麼事情,她就會證明你錯了

Nikki Bradley s'attaque au sommet du Mont Errigal en béquilles.
Nikki Bradley au Mont Errigal © Paul O'Doherty

「2013年的時候,有人說我不可能從主要路線登上Errigal山峰,而後來我做到了,還從北面的另一條路又登了一次,那條路基本上都是給專業登山客走的。」

 

有那麼一刻,我躺在地上,以防被風吹走。

Nikki Bradley


「那座山的北面很危險,現在想起來還有點不可思議自己竟然在那種天氣成功攻頂。有那麼一刻,我躺在地上,以防被風吹走。我的帽子被吹離頭上,沒有再看過它了,想起來還是很不真實。」


4. 熱愛挑戰中的挑戰

Nikki Bradley a descendu en rappel dans une grotte de glace en Islande.
Nikki Bradley en Islande © Paul O'Doherty

「我很愛在挑戰之中再來個小挑戰。冰島旅行時,有個13.8公尺的冰洞要緣繩垂降下去。那裡並不在計畫中,我們的計畫只是測量Sólheimajökull冰河而已,但既然發現了地上這個巨大的洞,也知道現有的裝備足以讓我們緣繩垂降到冰洞底部。」

「冰洞一眼就能望穿,是透光的藍色。我的左邊有個小洞能照出一線光,而緊鄰著一連串冰錐,從小到大應有盡有,真的很懾人。」

「這是我第一次垂降,我的腿力足夠做這種傳統式的吊繩垂降,一步步往下走到冰上。因為冰塊很硬,反饋還是有點痛。我的全部體重都壓在一條腿上,真的不太舒服,但那景觀,值得。是一生值得走一回的經歷。」

5. Fan Dance重新定義了Nikki Bradley的極限……就是零極限

「Fan Dance是我目前挑戰過最困難的項目,這條路線是英國SAS選定的項目,得跋涉過威爾士的崎嶇道路長達24公里。」

「我們在膝蓋高度的雪中行走,對一般人而言都很困難了,對我來說則必須將拐杖放進雪中,然後把雙臂舉高過頭,在插入雪中一次,又一次。」

 

我意識到其實沒有所謂的極限。極限是自己替自己冠上的。

Nikki Bradley


「抵達終點線的感覺難以形容,尤其我的特殊身分,更是難以置信。我的身體寸寸都在刺痛,但我攻克了如此大的挑戰,其它又有什麼重要的呢?」

「Fan Dance讓我改變想法,感覺又更往前進了。我意識到其實沒有所謂的極限。極限是自己替自己冠上的,而我已經準備好迎接下一次的挑戰。」

 

 


請隨時回來Red Bull冒險頻道關注最新精彩冒險內容,或加入Redbull.com Adventure粉絲團
想要隨時掌握RedBull.com豐富精采內容嗎?歡迎在此下載
RedBull.com/app,時時刻刻觀賞挑戰極限的爆發力。
或在社群媒體上關注Red Bull:
Red Bull Facebook粉絲團  Red Bull Taiwan Instagram  
-

動一動 don1don.com 
動一動 don1don.com 為國內專業的運動媒體,長期關注跑步、鐵人三項、越野跑、登山等戶外與耐力型運動,我們每天提供專業的運動知識、賽事報導、裝備評測、達人經驗分享,致力提昇運動的品質!
動一動 Facebook粉絲團

Next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