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泅泳,無畏搞砸:即將遠逸之兄弟本色專訪

從何而來,從何而去。用生活歲月的精華以音樂呈顯,是他們人生出口的象徵,是兄弟本色五人的最開闊表達,然後再爽快劃上這段旅程的句點。
兄弟本色G.U.T.S.
兄弟本色G.U.T.S. © 本色音樂
由 小玉 採訪撰文

 當布幕落下,我們一傾全力去表演,每場演出都是兄弟本色的第一場。-阿嶽

2015年七月,兄弟本色G.U.T.S.正式誕生,由張震嶽、MC HotDog熱狗與頑童MJ116之E-SO(瘦子)、小春和大淵五人所組成,在這之前就以「兄弟本色」為名作過不少共同演出。2015年八月,他們籌劃了【兄弟本色日落黑趴世界巡迴演唱會】展開一整年的巡演,期間兄弟本色就是他們的中心團體,五人聚在一起探索過去各自不曾嘗試的音樂領域,打破自身既定的音樂迴路,通透出新的音樂意象。這段聚合他們五人的獨家專訪,並不是與兄弟本色告別,反而更貼近體現了他們創作上的適得其所,以及陌生領域的突破之後,他們即將遠航的宣言。不變的是,這城市街頭的景象始終是他們創作的源頭,沒有街頭,就沒有兄弟本色。

從友情、生活百態,以及搞砸人生的種種,當你細細啃囓音樂,將像饒舌這樣的音樂內化於心,或許也能領會熱愛聆聽饒舌樂的史堤夫汪達所說的:深受啟發,將其發揮在其他地方,從韻詞中理解這些說唱者的意念傳達。

「想像那顛峰,是沒有極限的天空。這趟旅程像是一場冒險-綠野仙蹤,我回頭,我知道會有另外四個陪我。」-兄弟本色,〈當我們混在一起〉

 

兄弟本色,大淵Muta
兄弟本色,大淵Muta © 本色音樂

從以前到現在影響你們最深的音樂?

大淵:熱狗啊,我是認真的。記得在青少年時期,因為自己英語能力並不好,聽了熱狗的音樂後,才啟蒙我對「饒舌也能用中文說唱」的想法,推薦我聽熱狗專輯的人就是瘦子。再來就是Big Pun(替天行道大佬)吧,他饒舌的韻腳流暢度真的讓我那時感到耳目一新。說到這位過世的東岸饒舌歌手,生前因為過胖問題,像是Fat Joe等關心他健康的人都苦口婆心勸他減重,Big Pun也確實去參加過減肥營,減了三十六公斤(八十磅)後就放棄落跑了。所以,以後我減肥的話,瘦子要頂住不能讓我放棄啊。

瘦子:J. Cole剛出道時,我就滿喜歡他的音樂。回溯到自己更早的時期,其實中文歌也是受到熱狗的啟蒙,當時也聽一些像阿姆、50 Cent(五角)這些在千禧年前後崛起的饒舌歌手作品。

小春:我的話就是DPG(Tha Dogg Pound,狗狗收容所)吧,自己接觸饒舌音樂較晚,瘦子和我們本色音樂的前輩也會推薦音樂給我聽,自己以前也深受熱狗和阿嶽的音樂影響。我們剛開始玩饒舌音樂時,美國西岸饒舌在台灣正夯,像是Westside Connection、Mack 10等。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們曾一起去MoS看Kurupt表演,他弟弟Rasco也同行來台,那是我第一次看饒舌歌手的現場演出。

瘦子:他們唱完就下台喝酒,我們還和他以及Rasco一起跳舞,真的很好玩。

兄弟本色,瘦子E-So
兄弟本色,瘦子E-So © 本色音樂

熱狗:Notorious B.I.G.(聲名狼籍先生)和Puff Daddy(吹牛老爹)。那時我覺得吹牛老爹第一張專輯《No Way Out》超級好聽,尤其是〈I’ll Be Missing You〉這首歌,怎麼聽都覺得屌。西洋音樂聽一陣子後,開始反思覺得自己畢竟是台灣人,加上自己剛接觸嘻哈音樂,於是好奇華語音樂裡是否也有玩嘻哈類型的創作者,那時便發現日後啟蒙我不少的羅百吉和豬頭皮。

阿嶽:剛剛熱狗提到羅百吉,記得他從美國回來時是二十歲,我那時十八歲吧,很多人對於他以DJ身份玩音樂的方式都感到很訝異又驚豔。就DJing的音樂取樣來說,他真的很內行,而且懂得運用鼓機器材編曲作音樂,那時他也參與1994年林強的專輯《娛樂世界》的製作。以前要玩取樣和混音真的很不容易,器材操作複雜且又大又笨重,還得自己算拍子,和現在一切數位化用電腦幫你計算取樣之便利是完全不同。我的音樂啟蒙在國小時期被打開,跟著父母一起聽音樂像是林慧萍、潘越雲、文章這些歌手,那時就能感受到「音樂怎麼會如此美妙」。

至於影響我最深的應該就是原住民音樂和教會音樂。由於出身於原住民家庭,成長時期有台語教會相伴,所以詩歌和傳統歌謠是小時候最常聽的類型音樂。大部份的詩歌都以民謠風格為主,那時像身為慕道者的歌手童安格也有寫歌。我也是因為接觸這些詩歌、青少年團契和當時出版的《基督是主》詩集的關係,大約在國中時期開始學吉他,聽些流行歌曲,去書局買歌譜練習或自己抓和弦邊彈邊唱。

我在國中時期開始接觸西洋音樂,而自己其實並不挑音樂類型,各種風格的歌曲都會聆聽,長大後創作音樂從民謠、流行樂、搖滾到電子樂等風格都有,我想這些經驗進而也影響了自己的創作面向吧。

兄弟本色,MC HotDog熱狗
兄弟本色,MC HotDog熱狗 © 本色音樂

為什麼想組成「兄弟本色」這個團體?

大淵:覺得好玩啊。

瘦子:最初起於熱狗每年都會舉辦演唱會,加上我們都屬同一唱片公司的關係便就近擔任他的表演嘉賓。其中有一次除了頑童還有阿嶽一起同台表演,整段演出的感覺很好,熱狗便興起了「乾脆來組個團」的念頭。湊作伙一起巡演、創作,4月29日還要發行兄弟本色的新專輯,組團能做很多事之外,我覺得這團體最大的意義是讓我們每個成員都能嘗試玩不同風格的音樂。雖然我們會說兄弟本色是以嘻哈為本體,但實際上並沒有侷限於此,反而更讓我們放膽發揮實驗精神,注入各種音樂元素來創作,從舊派嘻哈到future bass風格都有。我們也因此有了機會去探索頑童和熱狗的饒舌、阿嶽的音樂調性能藉由這樣的結合,衍生新的韻律,刺激我們不斷地思考:兄弟本色能做些什麼?

兄弟本色,張震嶽Ayal Komod
兄弟本色,張震嶽Ayal Komod © 本色音樂

諸位在台灣音樂圈都各自締造以個人或團體為名的音樂里程碑,這樣的狀態之下集結組成兄弟本色,對你們每個人具有什麼樣的意義?

阿嶽:對我來說,是一種音樂上的學習。我常常提醒自己,若要有源源不絕的靈感,一定得不斷地吸收新的音樂元素。甚至對於自己的生活,都要對這世界、這社會充滿好奇心,這樣才能保持自己對周遭聽聞的一切有所感覺,也是我一直以來滋養創作和嘗試突破的方式。身為兄弟本色的一員,我的心態很簡單,就是學習;學習熱狗和頑童的饒舌方式,他們說唱的流韻也許會是我未來創作裡的一種新聲音。

打破自己舊有的創作模式,其實是好事;要適時放手去破壞,才有機會重建新結構。

熱狗:因為我們的寫歌靈感都是源於生活經驗和發想自對這城市的都會感來取材,很難運用不真實的胡思亂想來創作,也難以有所感觸,必須都是生命中真切的經驗和觀察體驗。然而用這樣的創作方式久了,多少會感到疲乏和瓶頸。以我個人而言,過去向來都是單打獨鬥地唱饒舌,發行個人專輯,每首歌從頭自己唱到尾,真的會感到疲累,靈感也會枯竭。因此,兄弟本色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好玩的創作計畫;加入這個團體,成為其中一份子,壓力的比例就不再是百分百。最實在的例子以寫歌來說,我就不需要寫落落長的三段,可能一段都不到,沒有過多的壓力,就能體會到兄弟本色是個好玩的過程。

就像瘦子說的,不必顧慮市場需求,沒有風格的限制。而且兄弟本色玩的音樂類型,若是換成過去自己的個人作品考量,可能就不是我會嘗試的音樂,比如trap曲風的東西,它有其塑造氛圍的手法和與嘻哈不同的流韻;然而我卻在這個團體裡玩得很開心,代表這風格實驗成功了。那麼自己以後創作時,就不再只著重於言之有物的韻詞,也會去挑戰音樂氣氛的營造,放膽延伸至不同的領域取材。

兄弟本色就像我們的歌曲〈Fly Out〉裡頭寫的「天空沒有極限」,我們想怎麼做,就隨心所欲去做。

小春:兄弟本色的組成,讓我從熱狗和阿嶽二位前輩身上學到很多東西,尤其是寫歌的方式。因為頑童的韻詞向來很口語化又直接,和他們合作過之後,也激發自己嘗試吸收更多艱深的文辭,表達的方式也學會更多轉折。

兄弟本色,小春Kenzy
兄弟本色,小春Kenzy © 本色音樂

兄弟本色現在似乎正步向頂峰,但你們卻選擇在最後二場演唱會結束後便解散,心境上是否已準備好迎接下一個新階段?

熱狗:我認為兄弟本色最酷的特質就在這裡;因為一開始組團就只是個覺得好玩的想法,可以說這團體有點像「季節限定」。我們當初便設定一、二年的巡演和累積一些共同創作後就結束計畫,各自回歸原本的音樂身份。我們五人不會因為現在兄弟本色好像很有搞頭就志得意滿,也不會想窩在順遂的舒適圈裡安逸度日。成立兄弟本色這段期間,每個人都從中獲得新體驗和不同收穫,這些最後都能運用在我們各自的未來作品之中。我們從何而來,就從何而去。

從宣佈兄弟本色的誕生至今,能否與我們分享你們巡演的旅程裡,令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段回憶?

小春:應該是中國昆明的那場演唱會,因為那次演出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到降雪。

大淵:我自己是每一次演出的開場都會非常緊張。每次開場時,我們會等一片大布幕落下,在那布幕落下之前,我都莫名地感到焦慮,無論表演多少次都一樣。

阿嶽:我比較擔心布幕落不下來或是機關故障卡住之類的意外發生,巡演期間常常會有這樣的想法,不過一切都很順利。

瘦子:中國巡演因當地展演規章不同的關係,也會感覺當地表演場域有差異。譬如在中國表演,記得是超過八百人的空間就必須以坐位形式舉辦;藝人表演時,台下觀眾不能站著觀看演出,台上表演者也不能吆喝鼓譟觀眾站起來。其中一場,我們表演開始沒多久就看到有位大媽開心得站起來歡呼,被工作人員勸阻不聽,結果他們還扭打成一團,我們在台上看了也很吃驚,不過卻是很有趣的經驗。

阿嶽:我們第一場中國巡演在廣州,場地空間大約容納一千多人,其實不算大,但我們的表演陣容非常齊全,包括舞者,大家都一心想做到最完滿。那時我們的狀態是最好的,戰戰競競地準備一切,表演的感覺也很飽滿,一上場就用盡全力。

© 兄弟本色 G.U.T.S

兄弟本色組合起來的音樂元素,從歌曲結構上來看常常給人一種,張震嶽像是一首歌的旋律流體,熱狗和頑童四人就像為音符劃構出節奏流韻的骨幹支架;這樣的合體是否帶給你們每個人都有不同詮釋音樂或韻詞的衝突感,或是靈感?

瘦子:兄弟本色裡有一首我和阿嶽共同創作的歌曲〈超大行李〉,原則上來說這首歌沒有什麼饒舌,很單純地用唱歌作抒發,對我來說,這首歌是一個很大的突破。因為…我是唱歌不好聽的人,但是我超愛唱。兄弟本色讓我放下心中「自己不會唱歌」的芥蒂,盡情地唱;加上阿嶽的支持,讓我更有信心用自己的方式唱歌。這感覺很微妙,因為饒舌唱久了,你會懂拿捏饒舌好壞的概念,但唱歌對我來說完全不是那一回事。

寫饒舌韻詞時,我喜歡挪用一些邏輯來述說故事,譜寫以曲為基底旋律的歌詞感覺卻不同。有些字詞雖有押韻效果,但唱起來完全不順,和饒舌韻詞感覺是天壤之別,唱歌又涉及了音域、音準與字的發音關係,對我來說這和唱饒舌是二個截然不同的領域。

© 兄弟本色 G.U.T.S

阿嶽:編曲和譜寫旋律確實是自己比較擅長的部份,能夠因此激盪彼此的創作能量也出乎我意料之外,他們帶給我最大的影響,就是現在寫歌都會一併思考饒舌奧義中的「流韻」(flow)。我覺得寫一首歌,如果能做到「朗朗上口」或成為大家口中的「流行歌曲」時,這首歌就是一種成功,也代表你能清楚認知和察覺當下的音樂走向。然而當初我們寫歌,不會設想聽眾想要什麼,一切自然而然地發生,倚賴一些經驗和或多或少的天賦,彼此磨合之下做出兄弟本色的音樂樣貌。

熱狗:兄弟本色初創時,頑童三人其實有點被動,似乎處於等待我和阿嶽出聲指示的狀態。後來我意識到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有一天就找他們三個人開一場秘密會議。當時我告訴他們,兄弟本色是一個團體,每個成員的角色、工作責任以及權利都是對等的,與輩份或是否資深毫無關係。那次與會之後,他們也就了解兄弟本色計畫該如何進行。再者,阿嶽的角色也像一個有力的推手,實踐我們四個人對饒舌和音樂風格展現的想法,將這些靈感具體化成一首歌的旋律。久而久之,我們越來越相信彼此,牢固的默契堅不可破,互跨對方領域嘗試自己原本陌生的東西,真的是一個很美好的過程。

大淵:我記得這件事,那時還以為熱狗要帶我們出去玩咧。

© 兄弟本色 G.U.T.S

紐約布魯克林第一位提倡嘻哈的電台DJ Mr. Magic曾說過:「西岸饒舌令我中意之處就是他們有很棒的節奏韻律,不過東岸的韻詞向來都比較出色且有力。」各位聆聽饒舌音樂是否有東西岸的偏好或南方風格饒舌(third coast)的區分?

瘦子:聽音樂的風格我想是一種階段性。以我們頑童來說,以前剛開始接觸嘻哈音樂時,還摸不透音樂資訊的管道所以大多只能朝較主流的嘻哈作品下手,記得當時常常光顧一間叫原動力唱片行,販售很多西洋音樂之外,也進口不少拉丁嘻哈和幫派饒舌的唱片。那時身邊也有不少前輩聽很多西岸嘻哈和饒舌的音樂,除了Westside Connection,還有像Warren G、Snoop Dogg和Dr. Dre等,對年輕剛踏入嘻哈世界的我們來說,這些音樂都很新奇。到了頑童初期,美國南方嘻哈正夯,所以我們的音樂元素像第一張專輯《How We Roll》受南方嘻哈的曠克音樂影響,後來的《Fresh Game》則大多是西岸的韻律風格。整個聆聽過程是一種慢慢地改變,也相對影響我們,再進一步地運用於創作內容之中。

熱狗:畢竟我們不是在美國生活,如同我一首歌的內容所寫「很多人在作美國夢,但其實身在台灣」,所以只要喜歡嘻哈和饒舌,管它什麼東西南岸風格,分東西岸掛的時代也成過去式了,只要能從中挑出自己喜歡的音樂就好。

瘦子:東西岸饒舌對立炒起喧然大波,那時我們知道最有名的就是Biggie(聲名狼籍先生)和2Pac事件。但這畢竟是美國的文化,是屬於他們地域性的兩派對抗,其實和支持自家球隊的態度有些相似,並非完全針對音樂作批判。

© 兄弟本色 G.U.T.S

你們認為「兄弟本色」有什麼樣的mojo(說服力/魔力)創造出「四分鐘秒殺」的售罄紀錄?

瘦子:我發現購買最後這二場演唱會的人,其中很多都是看過之前在小巨蛋演出的人,而我們並不擅長包裝和行銷,唯一的強項就是現場演出,也是我們一直以來吸引粉絲的最強實力。每次別人問我們演唱會有什麼新噱頭,都讓人不知如何作答,只能說「就是很屌嘛,來看啊」。

來看我們表演,就知道兄弟本色是怎麼一回事。

大淵:不需要為什麼,就是屌。我們音樂不比別人差,只是盡力做好、做滿,就這樣。(眼神語氣非常堅定)

來聊聊「思想狀態」(state of mind)吧。Nas的經典專輯《Illmatic》裡那首〈N.Y. State of Mind〉一氣到底地說唱出紐約危險的街頭環境;而你們在台灣這大都會型態的台北城市裡生活和闖蕩多年,對你們來說,這城市的「思想狀態」是什麼?

阿嶽:我退伍之後發行的專輯《這個下午很無聊》,也是在描述城市年輕人的一種無所謂、成天無所事事覺得日子無聊的姿態,然後快轉到現在的城市年輕人,生活在這資訊爆炸的年代,更容易對一切感到百無聊賴。以尋找資訊來說吧,手機滑二下就能找到自己想要的資料,不需要付出太多時間和心力,一切得來過於容易,「無感」變成一種自然反應。我們五個人其實都有點相像,喜歡在街上鬼混,觀察這世界的人,無論今天我們獲得多少成就,也不會因此擺高姿態,不再關心外頭發生的大小事。我們也和一般人沒什麼不同,不壞只是比較皮,生活會遇挫,也會搞砸事情,或許正因如此,我們音樂裡的寫實感才引起許多年輕孩子的共鳴吧。當你寫的歌要與這世界建構相通的橋梁,就得了解大家的生活是什麼樣子,否則,你要怎麼用音樂打動人?

街頭晃走就是我們創作的方式,街頭若是了無生趣,我們也做不出好音樂。

瘦子:我覺得這個城市隨處都能感受到一種「小家子氣」,我們頑童有首比較勵志的歌曲〈Just Believe〉,其中「把步伐跨大」就是我們想表達的野心,也可以說我們是貪心,但用小家子氣的心態去面對未來或用簡單又懶惰的方式去解決事情,對自己來說其實有點難以接受,所以我們寫的韻詞常常給人一種「我們要衝、要幹大事」的狀態。

大淵:城市給我的感覺只有一個:追求,無止盡地追求。從金錢權利、性、男人和女人等各種形式的追求,當然我自己也是。

© 兄弟本色 G.U.T.S

承上題,〈Fly Out〉這首歌讓人不禁想提問:為什麼現在到處充斥的「小清新」和「小確幸」會讓你們感到不耐或厭倦?

瘦子:這些簡直就是讓整個國家腐敗的泥沼啊。台灣都這麼小了,如果對於自己想做的事也用短縮的心態去做,然後感到自我滿足,或是加以否定身邊的人事物活在自己的小世界以滿足自我,我覺得這樣只會讓城市或個人的思想狀態越來越狹窄。畢竟我們都還是年輕人,仍有足夠氣力幹大事,老了再去當大樓管理員,反正現在高樓大廈比比皆是。

阿嶽:小清新和小確幸都是人們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每個人的視野都不一樣,選擇走的路其難度也不同,受挫跌倒的輕重也不盡相同。以前我會公開評論社會現象或議題,慢慢地就不再公開表達想法,並不是因為我不再關心;只是發現這樣似乎會無意間將言論區分成對立的兩派,造成更多的分歧,其實一點正面助益也沒有。不說,也並不表示自己的立場或正義感消失了。我相信我們走的路是有難度的,這些過程中的領略也一定來的更紮實,即使失敗,至少是好玩的。

兄弟本色的作品引起不少年輕人內心的共鳴,你們會認為每個人都應有自己的社會責任感嗎?若有的話,自己意識到的社會責任是什麼?

大淵:我覺得當一個人擁有更多社會所認為的成功時,相同地也要有更多社會責任感。以自己為例的話,就是「不要教壞年輕孩子」,做好自己的本份,盡可能地給予認同我們的年輕孩子正確觀念,至少在自己認知的範圍內,會希望能做到這點。

© 兄弟本色 G.U.T.S

〈迷途羔羊〉裡唱的「我不想自由失去,不想被體制抓進去」和阿嶽在〈上班下班〉裡像感到恐懼地吐訴著「我們的生活 總是一成不變…」;現階段對你們來說,個人內心最害怕的束縛是什麼?真正的自由又是什麼?

瘦子:膽固醇。(望向大淵)

大淵:死亡,這就是一個令人害怕的束縛。還有家庭啊,因為爸媽年紀大了,自己也不會太衝動做些有的沒的、那些擁有過度自由的事吧。

瘦子:我們一直想要讓自己的生命可以看到和嘗試更多東西、進入更多不同的領域,體驗更寛闊的自由。但是身在社會或市場的體制之下,也不得不配合別人去做些千篇一律或單調無趣的事來達成目的。因此,我們只能從中取得平衡,發揮最大的可能性完成自己想做的事,而且仍能感受到自由。

熱狗:我覺得自己最害怕的就是,我想要很瀟灑,後來卻發現根本無法如此瀟灑,無論生活或音樂上都是。例如寫歌,因為現在有了小孩、有家庭,加上音樂的工作有很多創作以外的事要完成,我才驚覺自己寫歌的時間真是少之又少。以前寫歌可以做到以量取勝,一股腦地猛寫,最後再挑出自己想用的歌曲。如今生活和工作的忙碌狀態,已經無法用以前的方式創作,反而現在只要一動筆寫歌,這首歌就要達到百分百的完成度,無法再像過去能一派灑脫地浪費時間,瀟灑創作。

然而我們又比許多人要來的幸運,工作與玩樂之間的界線變得模糊,能做到這樣的程度,我已經感到很知足,內心深處渴望自己能更灑脫時,就只能學會妥協,並在妥協與不妥協之間掙扎、拉扯、下決定,都是一種成長。

 

兄弟本色G.U.T.S.,全新專輯《搞砸》,4/29實體專輯正式發行。
兄弟本色G.U.T.S.,全新專輯《搞砸》,4/29實體專輯正式發行。 © 本色音樂

兄弟本色遠逸前將於4月29日台北小巨蛋演唱會正式發行全新實體專輯《搞砸》,目前已在各大音樂串流平台搶先以數位格式發行,想要搶先聆聽的朋友們快下手吧!

#兄弟本色
#搞砸
#日落黑趴

 

read more about
Next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