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梨板楊滿滿是:澳洲滑板文化進擊大學校園

滑板正式列入2020年東京奧運的競賽項目後,全球各個國家彷彿也被喚醒了種子蘊養的使命,作為一個滑板文化根深蒂固近四十年的澳洲,對於培育滑板選手三年後參戰奧運奪金牌的計畫也執事走在前端。
Mikey Mendoza - Tre Flip
Mikey Mendoza - Tre Flip © Cameron Markin
由 小玉 撰文

自從滑板正式列入2020年東京奧運的競賽項目之一後,全球各個國家彷彿也被喚醒了種子蘊養的使命,不僅積極地籌備興建滑板公園、培訓資深滑板選手成為未來能按部就班訓練新人的滑板教練,也著力將滑板運動注入國小至大學的校園課外活動。作為一個滑板文化根深蒂固近四十年的澳洲,其國內滑板人的水平不容忽視之外,對於培育滑板選手三年後參戰奧運奪金牌的計畫也絲毫不落人後。

澳洲城市之中人口最稠密、位於東南沿海的雪梨(Sydney)其佔地約為台灣本島面積的三分之一,然而這個城市擁有的滑板公園,從藝術氣息滿溢的室內Portside DIY到人人都愛的Riverwood Skate Park,各式滑板場地多達上百座。面對新納入奧運競賽項目的滑板文化/運動,除了大本營美國不勝枚舉的選手實力鋒芒已讓大家無法忽視,澳洲的雪梨大學(The University of Sydney)也以一創舉 - 全球首開「全額滑板獎助學金」項目引起滑板界的注目。

Mikey Mendoza, Halfcab Heelflip
Mikey Mendoza, Halfcab Heelflip © Red Bull Content Pool

第一位獲得這項全額滑板獎助學金資格的滑板選手,是來自澳洲昆士蘭現居雪梨、年僅十九歲的Red Bull滑板新銳Mikey Mendoza(邁奇.曼多薩),另一位就是U板(vert)類的女性滑板選手Amar Hadid(艾摩爾.哈蒂德)。雪梨大學的「菁英運動員獎助學金」(The Elite Athlete Scholarship)首開先例出擊這項未來全力蘊養滑板精銳選手的計畫,該獎學金比照其他如籃球、足球等主流運動的全額獎學金機制,似乎也宣示了澳洲準備在三年後的奧林匹克與全世界一拚見真章。

Alex Sorgente - Transfer Backside Tailslide
Alex Sorgente - Transfer Backside Tailslide © Cameron Markin

雪梨大學的滑板獎學金先例是否能帶動全球各國家的大學一起跟進,或許只是時間的問題,因為這樣的獎助內容對於想圓「滑板夢」的選手來說,實在太過誘人。Mikey詳述雪梨大學提供的不但是學雜費全免的支持,還包括提供選手出國參加比賽的旅費資助、任選手使用學校為他們設置的最新健身設備、安排私人教練培訓計畫,甚至提供選手身心靈兼顧的營養師和運動心理諮商師,如有需要的話。

若真要以「運動」的角度來透視,滑板選手一直以來其實從未被真正納入主流所謂的「菁英運動員」,因此想藉自身擅長的滑板技術發展個人長遠的職業運動生涯,擁有完善的培訓環境,對許多別具天賦的滑板人來說,可能只是南柯一夢。因此,漸漸地,越來越多人認為雪梨大學的滑板獎助學金將是成就許多擁有滑板夢想的年輕人,一個決定性的契機。

Bjorn Lillesoe – Alley Oop Lien over the channel
Bjorn Lillesoe – Alley Oop Lien over the channel © Cameron Markin

相對地,也有許多滑板選手認為擁有私人教練和營養師的獎助學金,似乎在精神意義上違背甚至催毀了滑板文化之中最為精粹部份:獨立和自由。接受全額獎助學金的Mikey則以自己身為運動員的心態,坦白回應這些反彈聲浪:「玩滑板其實充滿各種風險,這種迷人的危險也是讓滑板如此獨特的原因之一。我們都有屬於自己對滑板的熱愛,但也不是人人都能自Street League比賽中奪得頭銜的榮耀。當你用身體挑戰極限,登上職業滑板生涯頂峰,卻不表示你能以此身份走得長長久久。」

Kalle Berglind - Gap To Nosegrind
Kalle Berglind - Gap To Nosegrind © Cameron Markin

縱使滑板正式納入了奧運競賽項目,為無數滑板人創造另一發展職業生涯的機會,改變比賽的模式甚至制度,也逐漸在這文化裡衍生出不同型態的社群,但莫忘的是,形塑滑板文化的核心始終來自於有著自由意志的獨立滑板人。

現階段比以往更重要的,就是更用力守護我們運動之所以耀眼迷人、滑板當中的文化獨特性。—滑板先鋒、骨頭幫成員Tony Hawk


 *本文章內容與照片亦將刊登於BANG雜誌六月號,請勿任意轉載。

read more about
Next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