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板如何改變世界的一角:中南亞滑板文化的百花齊放

當滑板逐漸成為越來越多人藉以改變環境中各種困境的媒介;這些試圖改變環境現況的人,令他們深受啟發的,是踩著滑板感受身體在這世界裡乘馳的無與倫比的美麗自由。
Jaakko Ojanen, Boneless Fakie
Jaakko Ojanen, Boneless Fakie © Gaston Francisco
由 小玉 撰文

滑板選手四處延展影片拍攝版圖已是滑板文化中司空見慣的現象,倚著四海之內皆兄弟的滑板互聯網,所到每個城鎮的選擇地,也必有當地滑板社群的接應。如今這網絡也幾乎遍佈全世界,滑板人的旅程足跡呢,也託當地滑板拓荒者的福,踏入了亞洲新興滑板文化的眾家國度;從Skateboarder雜誌的《Gurus in the Ganges》印度特輯、攝影師Patrik Wallner執掌計畫《The Edge of Arbia》深入葉門、巴勒斯坦的旅程,透過網路和社群平台與全世界分享他們在遊記裡所發掘的罕見板點,甚至是從未有人想過能玩板的地方,他們都留下了滑板的軌跡。

對於大多數的人,滑板是展露自我的與眾不同,是表現自由的「酷」。自二十一世紀以降,滑板逐漸成為越來越多人藉以改變環境中各種困境的媒介;從理解或置身於教育貧乏無人問的偏鄉、性別與階級歧視的社會、種種生活困境籠罩下的陰影等生命中產生的存在衝突感,進而感到荒謬、感到不可思議、感到崩解的恐懼,於是在這之中有一些人,他們起身試圖改變;只是很恰好地,他們都深受滑板文化的美麗自由所啟發。

打造安全的場地讓孩子們快樂地學習玩滑板。
打造安全的場地讓孩子們快樂地學習玩滑板。 © Skateistan

澳洲青年Oliver Percovich(奧利弗.佩科維奇)在2007年移居阿富汗的首都喀布爾,近三十年人生都有滑板相伴的他,身在異鄉也依然將街滑當作生活的日常。當時他與朋友們踩著滑板在路上漫遊,對大部份的阿富汗人來說,實在是特立獨行,引起不少當地孩子的好奇心。同時,他也意識到阿富汗存在的顯著問題:大量的童工缺乏接受健全教育的機會,以及女性參與任何運動仍是社會的禁忌。於是,他決定運用滑板作為建立當地青少年社群的基本工具,「Skateistan」組織就在這樣追求改變的矢志之下誕生。

奧利弗開始免費教孩子們玩板,當中許多旁觀的女孩也對滑板躍躍欲試,2008年,他在喀布爾的Mekroyan噴泉廣場,開展了阿富汗前所未見的第一堂女性滑板課程。2009年,透過來自全球各地的小額捐款和數家國際滑板品牌的資助,Skateistan正式轉為阿富汗認可的非政府組織,同年十月底,Skateistan在喀布爾開辦了第一所具備室內板場、教室、運動場的滑板學校。彷彿連鎖效應般,投入滑板運動的阿富汗女孩人數逐漸增長,二年後Skateistan組織也在柬埔寨的金邊市興建滑板學校;2013年,阿富汗第二所滑板學校於馬札里沙里夫(Mazar-e-Sharif)開辦。如今,阿富汗有超過四百位女孩玩滑板,滑板則成為阿富汗最多女性參與的運動。

 

印度滑板場景
印度滑板場景 © Hari Adivarekar
HolyStoked創辨人之一Abhishek
HolyStoked創辨人之一Abhishek © HolyStoked for BigRush

印度滑板圈有個親力親為的DIY手作滑板場魔人,他是班加羅爾滑板文化的重要推手,也是印度目前最大的滑板社群團體暨品牌HolyStoked Collective的其中一位創辦人—Abhishek(阿比希謝克),自2011年至今,他已在印度協助建蓋完成了七座滑板場,也跨國至緬甸、玻利維亞和伊索比亞協蓋滑板公園。他所參與的其中一個滑板公園建設計畫「Janwaar Castle滑板場」,是由長居印度的社會運動家暨作家Ulrike Reinhard(瑦麗珂.萊漢德)策劃發想;板場座落在印度中央邦北部的偏鄉小鎮—Janwaar,一個沒有工作機會與希望、毫無生活樂趣如同被世人遺忘的荒村。

Janwaar Castle滑板公園
Janwaar Castle滑板公園 © Vicky Roy

這座滑板場自開始興建到2015年四月完工開放,不僅引起全鎮孩子的注目,也為原本貧困了無生機的村落,凝衝出顯而易見的盎然活力;卸下不同族群間的隔閡,讓鎮上過去絕不相往來的較高種姓Yadav族群和賤民階級的Adivasi族的孩子們,在這座一百五十坪大的滑板場域裡,破冰消弭階級歧視的籓籬,一起快樂赤腳玩滑板。

We The School at Janwaar Castle
We The School at Janwaar Castle © Ulrike Reinhard

Janwaar Castle板場也沒有任何格柵或開放時間限制,只有二條再簡單不過的清楚規定,一項是「不去上學就不能玩板」;潛移默化地使熱愛滑板的孩子都逐漸養成自主學習的態度,板場旁也設置簡樸的教室空間,定期開設並提供藝術和其他項目的互動課程。另一規定就是「女孩優先」;轉換在父權體制下耳濡目染的印度男孩們,學習尊重女性。短短一年的時間,Janwaar Castle板場與這些赤腳玩板的孩子們,為Janwaar小鎮注入前所未有的生命力。

印度班加羅爾的Holystoked滑板場
印度班加羅爾的Holystoked滑板場 © Holystoked

改變世界,不是豪賭一回或猛然一擊就能有所轉變。或許就像玩板一樣,不斷地跌倒,一次又一次地,從身體感受的疼痛和受挫心境的沮喪中振作,起身然後重來,直到體會到招式成功的瞬間—那無與倫比的喜悅。

我認為讓世界看到這裡滑板人的美麗面孔很重要,這一切足以打破許多歧視和隔閡。當我們一起玩著滑板,我們都是一樣的人。 —非營利國際組織Skateistan創辦人Oliver Percovich

*本文章內容與照片亦將刊登於BANG雜誌六月號,請勿任意轉載。

read more about
Next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