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非盈利組織Raw Skool

這次向大家介紹非盈利組織Raw Skool的創立,這裡我們會跟AB探討他創業動力與組織活躍的工作內容,豐富內容令人興奮!
由 Cheng Yin

在東京,許多令人驚豔的活動固定週末上演,這次我想向大家介紹Masaaki "AB" Abe,非盈利組織Raw Skool創立者,跳舞經歷11年,負責PR、媒體活動及企劃說明,平常也做平面設計與攝影。這麼多的職稱可以在商業活動中一展長才,他選擇組織起沒有獲利的公眾團隊,希望提供文化產業中的下一代,更多經驗與機會去找尋自我生活的方式。這裡我們會跟AB探討他創業動力與組織活躍的工作內容。年輕人們注意了,這是我們的未來樣貌!

raw school創辦人Abe和Yoshi合照
raw school創辦人Abe和Yoshi合照 © Raw School

組織一個非盈利組織工程浩大,你的點子來自哪裡?

第一個想法來自我跟Yoshimi在2011年Skype上的一段對話。因緣巧合下,我們在同時期的四月及六月分別辭掉現有工作,我移居至加拿大工作渡假,正在思索自己人生的下一步,當時我曾想過或許回到日本我又會加入新公司像是Nike或Google重操舊業。但在加拿大時體驗到的一段經歷,從根本改變我的個人想法。


當時有些年數不小但過去是舞蹈比賽常勝軍的一群舞者,他們為社區組織奉獻超過15至20年,積極為年輕下一代提供練習break dance的機會,他們連接起政府、城市與公司,讓這些機關贊助社區活動,其中包括三個Bboy。這種活動在多倫多特別活躍,志願者遠多於溫哥華及其他貧窮地區,其組織緊密連結且不只是關於Bboy,也包括媒體、設計師、藝術家及政府銀行人士,這種組織在我眼中就像是一場美夢,純粹文化意識、強壯且友善,特別是當我反觀東京高度集中於競賽型態時。三位我認識的Bboys平均30到50歲左右,他們全心致力於這樣的社區文化連結活動,有些超過20年以上,年輕人在貧窮區域處於相當劣質狀態下,組織存在連結起首都與其貧窮區域,為深陷其中的年輕人創造機會且提供正面幫助的能量。此時我意識到我自己在日本也能執行類似活動,雖然剛開始一定很小,但我從不抱著改變日本人思維的想法,我只知道我熱愛文化及社區組織,且希望將兩者結合,於是我跟Yoshimi開始規劃這個組織。


我們大多數做的範圍還是圍繞著Bboy圈,因為我們都是Bboy且依然在業界活動。去年我們開始推動藝術計劃,也時不時採訪滑板選手,我們想做更多比Bboy產業更廣的工作,直到現在我們與海外選手合作舉辦了超過十場workshop及大型比賽,一切皆從2012年的四月開始。

© Raw School
raw school jam 2013
raw school jam 2013 © Raw School

 這種活動在多倫多特別活躍,志願者遠多於溫哥華及其他貧窮地區,其組織緊密連結且不只是關於Bboy,也包括媒體、設計師、藝術家及政府銀行人士

你們最主要想傳達的訊息是什麼?

我不想這麼說,但現今日本舞蹈與一種扭曲思維畫上等號,像是Akb或是一些娛樂產業蓬勃發展的產物,所以當我們跟一般人見面時,總是想方設法呈現出舞蹈該有的文化樣貌,跟現今一般人習慣的電視節目與藝能產業完全不同。我們的訊息總是圍繞著文化,提供年輕人機會去發展正面的人生版圖,而不是幫派、暴力、毒品及酒精,舞蹈帶給人們的是結合運動、藝術及文化的綜合藝術,這正是我們想傳達給一般大眾的訊息。

raw school國際交換活動比賽
raw school國際交換活動比賽 © Raw School
raw school國際交換活動合照
raw school國際交換活動合照 © Raw School

確切來說,當你們試圖傳達主要訊息時,其細節工作內容包括什麼?

我跟Yoshi設計規劃出整體概念,我負責媒體溝通、PR公關及部分設計工作,跟我個人過去在廣告公司執業三年半的經驗也有相關,Yoshi則負責行政及政府相關事務,我們2006年開始就在同團一起練舞,所以相當瞭解彼此的不同性格且合作愉快。Raw Skool全部成員除了我之外,有前面提到的另一組織創立者Yoshitaka "YOSHI" Kobayashi負責政府行政事務;創意總監Yuta "SCIANTI" Chiba: Chief,負責workshops指導、平面及服裝設計;總監Raigo "RAIGO" Aoki,負責workshops指導及行銷助理;總監Kosuke "KOSK" Nagao,負責workshops指導及設計助理共五位。

© Raw School

  舞蹈帶給人們的是結合運動、藝術及文化的綜合藝術,這正是我們想傳達給一般大眾的訊息

不盈利的前提下,你們如何維持組織運作順利?

首先,我們有贊助廠商hanamaru提供組織運轉的基金,另外品牌、政府及基金會都有希望幫助年輕人發展的資源補助,我們販售服裝且舉辦活動,今年開展的藝術計劃也成為第五個資金來源。舉例來說,我們跟藝術經銷公司合作,在全日本超過150家的畫廊販售平面藝術作品也有許多畫展呈現,這一切都只是剛開始,四月我們會正式販售更多平面作品到全日本。

raw school在贊助廠商Hanamaru的店內展覽活動
raw school在贊助廠商Hanamaru的店內展覽活動 © Raw School
raw school在贊助廠商Hanamaru的店內展覽作品
raw school在贊助廠商Hanamaru的店內展覽作品 © Raw School

組織創立至今,遇過最大的難題是什麼?

最初向一般人解釋我們的文化計劃相當困難,尤其在日本老一輩的人都認為跳舞只是娛樂產業的狀態下,其娛樂產業將跳舞過度商業化,讓我們文化面向的說明更具挑戰;再來,我們花了將近半年才得到第一家正式贊助廠商(目前是唯一一家我們提案的廠商),進一步來說,時間是我們最大的敵人。你可以想像,當一切想法在腦海成型時相當容易且看似簡單,但事實上則花了相對巨大的精力去付諸實現,像是第三次會議才得到一點同意的機會,協調會議時間花兩個星期,經過部門內部討論,下次會議是一個半月後,這都是時間!你需要有足夠耐心及更多提案的點子。

raw school例行舉辦活動
raw school例行舉辦活動 © Raw School

街頭文化對你來說是什麼?在你個人見解中,它是如何刺激人們心靈且改變人生?

街頭文化相當自由且隨你用各種方式表達自我,所以一切都是關於做自己、表達個人風格及歷史軌跡,像是我如何穿搭,我聽的音樂及我在拍照時的動作等。街頭文化對我來說就像是老師,教導我們成為什麼樣的人,你越去挖掘它,你就會發現更多自我,它也是表達自我的工具。我從未覺得街頭文化是唯一能發現自我的途徑,足球、音樂等也有一樣功效,但透過街頭文化,你能更自由且隨性的發掘自我性格,有純粹的樂趣在其中。
對年輕人來說這個文化能救贖他們,舉例來看,我們的團員之一在中學時是個壞胚子,但遇到舞蹈後他找到正面向上力量且活出完全不同的人生,街頭文化在年輕人迷失於自我問題時伸出雙手。我們有太多夥伴為這個文化付諸心力,每天我們都在跟這個社會奮戰且培養耐心,只為Bboy、音樂及一切在需要時解救年輕人的未來。

raw school採訪人物
raw school採訪人物 © Raw School

請說一個你聽過關於街頭舞蹈文化有趣的歷史。

對我來說,最有趣的歷史來自我周遭的人們,另一個關於Bboy有趣的歷史則是我們常聽大前輩說:「是我開始Hip-Hop的」。這絕對不是真的但每次聽到都會心一笑。

raw school合作藝術作品
raw school合作藝術作品 © Raw School

你怎麼看待自己與組織未來五年的願景?

今年我們開展第一個藝術計劃,這件事毫無疑問會持續進行;第二點是我們會有更多國際合作事務像是第一年我們送年輕孩子們去拉斯維佳斯及印度尼西亞,接續下年是加拿大合作計劃,我們送兩個Bgirl去交換學習,更多的交換與全新計劃會被執行,像是我們前團員Anijha為政府工作的ODA計劃,他在烏干達教導break dance就像是我們的社區組織做的事,全然文化且發醒人心,這些烏干達孩子可以不花一毛錢享受Bboy及文化體驗,這是他幫助烏干達Bboy組織者做的事。

我和Yoshimi受此計劃啓發,開始使用烏干達有機布料製作我們日本販售的T恤,跟日本最大的製作廠商Toyoshima合作,他們向非洲購買有機棉且製作成銷售至日本的商品,其盈利完全提供給非洲國家發展使用。這對我們來說是全新的計劃,且文化因子也包含其中,一切都還在討論中但確定在之後會成型。我們也想為組織找到實體運作中心,並在最後成立基金會,許多日本有潛力的文化工作者在贏得日本區域競賽冠軍後,必須自己籌措經費飛至其他國家參與決賽,這件事我們希望能用基金會運作的方式解決他們經費問題,也期望在未來日本許多的舞蹈教室能提供經營管理課程給舞者們,這能讓年輕人更順利的計劃個人職涯。

raw school合作藝術作品畫廊展出
raw school合作藝術作品畫廊展出 © Raw School
raw school與加拿大bboy Puzzles合作workshop
raw school與加拿大bboy Puzzles合作workshop © Raw School
read more about
Next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