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柏林郊外Lake studios,一探編舞家Marcela Giesche的內心世界

柏林舞蹈工作室Lake studios創建初衷與編舞家兼組織者Marcela Giesche介紹。
Marcela Giesche在Kunstoff Arts San Francisco表演
Marcela Giesche在Kunstoff Arts San Francisco表演
由 Yin Cheng

編舞家、策展人、舞者、舞蹈老師、Lake Studios工作室創辦人,擁有多重身份的Marcela Giesche,是捷克混德國人,出生於德國並在五歲時搬到美國,大多求學時光都在美國紐約上州(upstate New York)度過,舞蹈學士(BA)則在俄亥俄大學(Ohio university)完成,包括一年在荷蘭鹿特丹(Rotterdam)的Codarts體驗交換學生生活。在荷蘭(Holland)之際,她遇到一位編舞家並決定留下來工作,至此一路再到挪威(Norway)和柏林(Berlin)。流浪軌跡反映著她的人生,大多是隨機而動,隨意選中座落湖邊的租屋處,恰巧讓她在四年前規劃起Lake Studios大型建築計劃,空間裡一草一木包括地板等,都是由他們用雙手建構而成,如今提供藝術家們自在創作空間。Lake Studios裡發生的一切,單純反映著居住在此人們與藝術家的需求,同時間維繫著開放空間的核心訴求。於是乎,人們來到這不會感受到特定角色、風格、內容或外在評價,反之,他們覺得這裡像家,能自在並受鼓勵的進入他們自我的創作過程。

Marcela Giesche與Paul Schulz在HAU2
Marcela Giesche與Paul Schulz在HAU2

駐村藝術家每月的固定展演,Marcela與另一位舞者Ilana Reynolds在三年前想到用《unfinished Friday》來命名,其概念來自此平台初心,也就是提供一個不一定要表現完成作品的空間,讓人們能觀察到表演這個動作,對於作品的影響層次。換言之,在創作過程的某階段,對於作品來說一個能測試表演水溫包括燈光、舞台等元素,是相當重要的進程。相較作品樣貌,單純在工作室排練的創作,邀請朋友來看的工作室展出,及實際觀眾觀賞的正式發表,實在無法兩相比較。駐村舞者通常會在駐村三週後以此形式對外展出,並在其後接續著一場觀眾即席討論,這時,Lake Studios鼓勵觀眾留下並分享看法。對Marcela來說這是個重要步驟,因為觀眾們往往也會藉此學習到很多,像是意識到舞蹈並不像印象中如此固定形式,還有每個人因個人生活經驗不同,自然會對同齣作品有不同解讀。最終,你會知道一齣創作在演出時不只溝通一件事,觀者也會投射自身經驗至他們所觀賞的畫面中,藉此,他們感受到更多參與度。

談回Marcela自身的舞蹈肢體研究(movements research)與創作,她說到:「在建立Lake Studios過程中,我有很多機會搬運笨重物品並將身體延伸至空間各角落,像是試著把身體部位彎到一個幾乎不可思議的方向,藉此,我意識到自己得將地板當成助力,單用腰力無法達成這些任務。換言之,操作實際物品與肢體意識,讓我對於自己的工作有更清楚的思考脈絡,也可以說是種透過觀察生活而進行的簡化過程。」呼應此過程,Marcela在教學課程裡針對身體物理構造與移動方向有許多介紹,尤其是推、拉與向前伸這三個動作,他們成為各自有不同使用角度方向的三位一體。另外就是人類無法逃避,使我們肢體形狀改變的地面與其地心引力。靜下心想像一下,若要將身體擺成一個奇特姿勢,就必須事先瞭解自己的身體如何工作。她進一步說到:「在與彼此完整連結的推拉之間,身體轉化成不同形狀,同時間順應天生骨骼構造,去讓身體機能更穩定強壯。」

當代舞蹈肢體發展中,對於阻力並沒有太多介紹,因為空間裡沒有任何阻力影響動作,除了Marcela選擇研究的地面外,似乎一切都相較輕鬆。然而,失去體會在空間中移動的感官經驗,有時會使舞蹈動作顯得毫無意義。對此,Marcela創造出一套有趣的訓練方法,像是專注用腳及其他身體部位去碰觸推擠地面,緊接著移動至空間內舞動。仔細看不同階段間動作變化的過程,她發現肢體動作顯現出更多力量。對於動物或是人類嬰兒來說,任何形狀的推拉擠與向前伸等都只是玩樂間的動作變化與直覺反應,雖然舞者對於自己的身體有許多認識,但往往也因此忘記利用像是推擠地面這樣的簡單原理,而這正是Marcela對走路這項移動方式與舞蹈的關聯性保持好奇態度的原因,尤其是意識到大多數人每天都花很多時間走路,使得這項移動方式極具效率、自信心與大量資訊。作為創作者,她專注在尋找妥善運用身體部位的不同情報,進而設計出靈活在空間內移動的方式。

Selfportrait 24
Selfportrait 24

每位人類生來皆帶有感受音樂性、戲劇線性發展與創造力,我在創作過程中提供表演者簡單任務,讓他們能去體驗這些既有技能。換句話說,他們必保持開放態度並願意去聆聽身邊的人。

 

可否進一步說明步行與舞蹈的關聯性?
我將步行移動視為舞蹈是種心智上的認知,把焦點放在如何有效率且舒適的綜合不同方式移動。身為舞者,你可以在心裡預設整段舞蹈都只是種走路方式,並在舞動時持續運用著這項理解去讓身體工作,謹記不要去用字面意思區分走路與舞蹈的差異,反之,想著身體有著一樣的體重與功能,他們之間並沒有任何區別。舉例來說,我曾聚集一群舞者與一般人進行稱為《Selfportraits 24》的創作計劃,內容為先發的舞蹈教學工作坊,專注在音樂性與關節使用的開放集體創作,最後由24位表演者對外展演,他們先後上台用肢體創作一段自畫像(Self Portrait)。在不固定順序至舞台中央自由發揮的設定下,因意識到自己是整段作品的開頭、結尾或其戲劇性連結,造成個人創作的些微差異,對此,我觀察到不同肢體意識與自由創作間的趣味性,甚至驚艷於此種創作能夠囊括的表演者年齡差距。

Marcela Giesche與設計師Maria Blaisse合作計劃
Marcela Giesche與設計師Maria Blaisse合作計劃

可否分享你跟社群團體工作的狀態?此經驗又是如何反應至你的肢體研究範疇?
透過此經驗,我觀察到在一定範圍內所有身體動作都帶有相同價值與潛力,雖然驚人跳躍力在視覺畫面上很吃香,然而一個指令清晰的肢體動作,同樣帶給觀者觀賞的價值與情感連結。於是我心想,若是舞者能容許自己聽從某些身體的直覺反應,舞蹈這項藝術將會昇華到不同境界。進一步來說,這件事也深深影響著我的編舞方向,在大部份作品中我試著捕捉觀者視覺空間,引領他們放鬆身心,真正享受觀看肢體動作發展與選擇的過程,以近乎冥想的狀態去單純欣賞動作本質,從中觀察其自然發展,甚至是享受意料外的驚喜。

誰或是什麼帶給你靈感?
我在家裡收集了一系列來自不同植物的種子,他們每個看起來都奇異地令人目不轉睛,尤其是他們的形狀,我也常從海邊收集體積小、方便移動的岩石。對我來說,大自然是最豐富的靈感來源。此外則是音樂與編曲創作,甚至在我迷上舞蹈之前就如此,他們在我心中蘊含著難以言喻的魔力。若是聊舞蹈創作,我最近在思考尺寸、速度與距離間相輔相成的關係。打比方說,如果你坐在一張椅子上,地板上有顆蘋果,以正常速度去撿那顆蘋果大概花半秒不到,所以你會感覺蘋果很近;然而,若你給自己一個用十分鐘去撿這顆蘋果的任務,就會感覺那顆蘋果很遠。身為一個創作者,我認為改變這些元素的技巧,成為每個獨立個體去感受不同觀點的重要關鍵。

對你來說哪座城市最適合舞蹈與創作?
柏林(Berlin)真的很棒,相較其他地方生活花費相對便宜,卻提供足夠空間與建築物舉辦聚會活動,同時吸引大批藝術家聚集。這裏有很多東西可以觀看學習與執行,有時候或許太多了令人感到選擇困難與消化不良。以我的角度來看,在藝術領域中質與量相等重要,畢竟你不會想要無時無刻都盯著藝術不放。藝術家的創作靈感,正是從生活裡的大小事轉化而成的物質,如果眼前只有毫無間斷的藝術端坐著,對創作者而言,會有失去真正發想新企劃的靈感來源-大地的可能。

你參與過印象最深刻的活動?
我最享受的活動之一是在Lake Studios這舉辦的,那是我們的周年慶祝派對。活動期間除了我們的一系列表演外,也開放空間讓大家自由移動。當時賓客們以不只是社交舞的方式相互舞動,甚至是令人驚奇的在地板上移動與四處跳躍。每個人都像是跳脫外在枷鎖般自由舞動著,那個當下,我才驚覺空間對於創造瞬間的重要性。

關於Lake Studios

Lake Studios Berlin是個共享生活與舞蹈藝術製作的空間,提供九位不同取向的藝術家使用(包含長短期駐村)。他們各自身為不同風格與舞蹈技巧的獨立肢體創作藝術家(movement artists),然而其作品內同時具有他們自生活中的投射,像是晚餐時的對話、展出、討論會與其他形式的意見交換。工作室本身自2013年5月起,以如同一位藝術家嘗試經營社群與舞蹈空間的方式存在,除了兩間木頭地板的工作室外,還有包括寬闊戶外花園、木材工作室、切割機器、媒體室/圖書館、劇場技術器材(投影機、相機、混音器、音響)等各樣設備。空間本身帶給人平靜與專注的工作氛圍,加上友好的藝術家社群團體支持創作,使這個地方獨樹一格。每個月不只有固定規劃的駐村藝術家展演,還有舞蹈專業訓練課程與獨立工作坊,以多方資源共享支持肢體動作開發與舞蹈創作研究。

read more about
Next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