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Breaking新生代:勢不可擋的西隆B-Boys

印度西隆(Shillong)breaking舞蹈圈,正因一群來自城外才華洋溢的新生代興盛。在此,我們聚焦三位西隆B-Boy,帶大家一窺他們如何精進自我、踏足國際。
印度西隆B-Boys
印度西隆B-Boys © Upmanyoo Das
由 Aditi Dharmadhikari

西隆(Shillong)沁涼的夏日午後,西達利夫人公園(Lady Hydari Park)正舉辦著breakdancing jams。B-Boy們每週群聚於此,輪番上陣祭出個人熱衷招式,此時,其他花園參觀民眾偶爾會往這群B-Boy們送上注目禮,目光中帶著驚喜與愉悅心情。

細看B-Boy舞蹈圈,東北邊城鎮與中央城市存在許多顯著差異,B-Boy Mugen在過去五年間闖蕩西隆(Shillong)各式cyphers與jams賽事,他向我們說到:「我們接觸Breaking的方式比他們更加輕鬆,而我認為我們所居住的地方,深深影響著我們的B-Boying風格。此地競爭並沒那麼激烈,更被關注的是嘗試結合新生活方式與創造,轉化成某種舞蹈形式。」

潛移默化進他們的日常對戰練習與cyphers,當地B-Boy們重視群體的共同成長,將個人對舞蹈形式的熱愛,毫無保留的投入圈內。在此,我們將介紹你不能錯過的三位西隆B-Boy,看他們如何發揮個人精神,將此舞蹈藝術傳播各地。

印度西隆B-Boys
印度西隆B-Boy Ronin Moi © Upmanyoo Das

西隆最受推崇的breakdancer之一,是來自曼尼普爾邦(Churachandpur, Manipur)的James hails,又稱B-Boy Ronin Moi。在當地市集發現電影 《舞力全開2(Step Up 2)》拷貝光碟,他開始認識breakdance這項舞蹈藝術,並於2008年起自學熱愛的招式動作。James說道:「我以前曾在曼尼普爾邦(Manipur)的農產業工作,自幼年起就經常搬運重物,而這項經驗幫助我建立起許多強壯肌群。」於2012年搬到西隆(Shillong),他耳聞B-Boy們經常群聚Fire Brigade球場練習,在那,他認識了長久以來介紹B-Boy文化給大家的B-Boy Mugen,對此他說道:「我向Mugen學習很多,我們經常花好幾小時一起練習。」話題觸及B-Boying文化,B-Boy Ronin Moi反映道:「最令人吃驚的,是B-Boying文化不只是關乎動作,它也囊括了開闊心胸,在緊密組織內相互學習,還有最重要的,共同成長茁壯。」

對B-Boy Ronin Moi來說,另一次人生重大轉折是發生在Red Bull BC One 2015,那讓他首次前往印度孟買(Mumbai)。那年有大約四百位B-Boy參戰,對此他回憶道:「我在某招上嚴重失誤,最後沒有順利晉級。在如此規模的cypher對戰中,你只有一次機會,如果不夠好就是出局。我當天非常失望,但Roc Fresh Crew的Boy Bunny幫助我重新站起來,我打從心裡敬重他。」B-Boy Ronin Moi在過去幾年,拿下超過十四個冠軍稱號包括2012年Cypherholics與Got Soul? jams,2013年Fancy Street Stylez週年jam,與2017年的Teach Peace、B, O, C Arunachal和The Street。

印度西隆B-Boys
印度西隆B-Boy Ronin Moi © Upmanyoo Das
印度西隆B-Boys
印度西隆B-Boy Mugen © Upmanyoo Das

被友人們稱呼為Kim的B-Boy Mugen,是位精力旺盛的實力派B-Boy,常具建設性地幫助西隆(Shillong)創造與推廣breaking文化。他向我們說到:「我總是能感覺到精神與喜悅在我身體內流動,當我還是個孩子時,我藉四處跳躍表達自我感受,而那是遠在我知道breaking為藝術表現形式之前。那也正是B-Boying次文化在西隆的發展軌跡,單純因為幾個人群聚起來,嘗試表達我們自己深受啟發的動作。」

B-Boy Mugen自2010年起開始breaking,他解釋道當時該文化在當地並沒有系統化的學習模式,他深刻地回憶道:「當時,我們單純的相互學習招式,而且老實說,有些招式根本是三腳貓功夫。我們會在生日派對上女孩們群聚時互相對尬,跳起來蠻有趣的。我們也開始觀看音樂錄影帶,全心熱愛著Michael Jackson及Run DMC秀出來的動作。」

稱呼自己為精力過度旺盛的孩子,他乘著這股能量一路於地板上展現過人精力。他說道:「我在地板上表達出所有個人情緒,並揮灑出一篇篇故事情節,那正是我表現自我的方式。雖然breaking最初源自紐約布朗克斯(Bronx),我覺得舞蹈的核心精神ー跟旋律的相互對應其歷史更加久遠,並在世世代代體內活躍著。」

印度西隆B-Boys
印度西隆B-Boy Mugen © Upmanyoo Das

擁有強烈宗教信仰,22歲的B-Boy Mugen向我們解釋道,對他來說身為基督教(Christian)的行為正好跟自己的B-Boying活動相互平衡,所以不至於在這項藝術形式中失去自我。他對此進一步強調,那幫助他維持生活的平衡。

身為西隆(Shillong)Cypherholics與Got Soul? Jams賽事組織者,B-Boy Mugen全心投入該文化圈運動,當此文化四處開花時,他在2015年讓自己從零開始。他反應道:「我被Red Bull BC One選進十六強對戰,那是個規模極大、每位B-Boy們都亟欲踏上的夢想舞台。我在最終回合完全性戰敗,雖然我練習量極大,但最後因過度驕傲無法專心表現。那次的失敗教導我許多,也帶給我許多新的看法。自此我就不停地努力充實自我,而我想自己現在比起過去更瞭解這項藝術。」

身為西隆(Shillong)誕生的首幾位B-Boy,B-Boy Mugen是該地的文化先驅者,尤其因為該文化仍被視為較異端的藝術表現形式。他分享到:「在我剛開始練習時,有些人對我表示不鼓勵的態度。我真心想跟這些人道謝,因為那幫助我持續成長茁壯。身為首先開始參與的推廣者,我必須面對許多外界投射而來的質疑。」

印度西隆B-Boys
印度西隆B-boy Dizy © Upmanyoo Das

B-Boy Dizy在七歲時開始接觸舞蹈,他與同一群孩子們一起長大,而其大多數都比他年長,他別號又稱之為Lil D,這最終成為他現今的B-Boy稱號。十七歲時正式開始breaking,而這項決定,讓他從家庭問題創造的極端壓力與憂鬱間短暫抽離。青少年齊天接觸Hip Hop文化,Dizy回憶道自己的鄰居叔叔在吉普車上放著2pac,而他立即愛上此文化。「Hip Hop對我的人生有絕對的影響」,他說著,「簡單來說,它就像我的救贖,走過所有我經歷的負面情緒,它成為我能力抗憂鬱的媒介。人生就像個禮物,而我感覺B-Boying向我展現了天堂般的體驗。」

B-Boy Dizy參與過西隆某些大型活動賽事,包括18 degrees、Shillong Midnight Festival及Ka Mei Ramew Festival。同時間,他組織起Dance For a Change,也是西隆首次的Hip Hop jam之一。身為Hometown Love的創建者,他在2011年起持續集合藝術家們(Hometown Rebels)投身於一系列Hip Hop文化發展。B-Boy Dizy繼承他母親與祖母對於靈感啟發的天份,持續兩位女性身為城內最早先的設計家之路,他解釋道:「在西隆,傳統服飾被稱為Jainsem,所以無論我何時跳舞,我都會想像地板是我的Jainsem服飾,像位設計師般畫下我的招式動作。」

印度西隆B-Boys
印度西隆B-boy Dizy與他所屬的團隊 © Upmanyoo Das

有幾次B-Boy Dizy都想著要完全放棄舞蹈,尤其是在負面情緒與人際壓力讓他喘不過氣時。「很感激神站在我這邊。以B-Boying及MC活動主持活動為媒介,Hip Hop組成我現階段人生的大部分。」

翻譯編輯/Yin Cheng

read more about
Next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