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莱比锡升入德甲
© GEPA pictures/ Kerstin
足球

文汇报:莱比锡红牛 德国传统足球颠覆者

文汇报:莱比锡红牛 德国传统足球颠覆者
作者 谢笑添
5 min read发布于
RB Leipzig Aufstieg 1. Bundesliga
莱比锡红牛庆祝升入德甲
在欧洲各大顶级联赛冠军归属接连尘埃落定之时,一支德乙球队的升甲本不该引来舆论的过多关注,然而莱比锡RB队却一如既往地扮演着颠覆者的角色。在以2比0战胜卡尔斯鲁厄后,这支自创立之初即饱受争议的球队提前一轮升入德甲,将成为能量饮料巨头奥地利红牛集团旗下首支登陆欧洲五大联赛的足球俱乐部。而就在此前一天,位于该集团总部所在地、也是奥地利红牛足球系的第一位成员——萨尔茨堡红牛队提前两轮问鼎奥地利超级联赛,这是红牛入主该队十年以来夺得的第七个联赛冠军。
从足球市场蓬勃发展的美国纽约,到视足球为图腾的巴西圣保罗,再到处女地加纳,红牛集团在绿茵场上大手笔不断,如今已拥有五支足球俱乐部。只是,其他四支队伍远不如莱比锡RB那样在赛场内外皆具有如此多的话题性——它的队名本身就透着暧昧的埋伏式营销意味,而其背后资本方的强势角色曾被保守派视作“洪水猛兽”,颠覆着德国足球百余年来的社区化传统。
“草地球类运动”与“50+1”
对于强势的资本注入,德国足球界始终存在抵触情绪,比如关于职业球队队名不得包含赞助商名称的禁令即是鲜活的证明。除却建队年份早于法令颁布的拜耳-勒沃库森队,德国前两级联赛中再无例外,即便是财大气粗的大众集团所掌管的沃尔夫斯堡队。
莱比锡RB也不得不在队名上打了擦边球。在正式队名中,RB是德语“Rasen Ballsport”的缩写,意为“草地球类运动”,这个新创名词的缩写“巧合”地与红牛的品牌缩写吻合,球队队徽上硕大的红牛品牌标识则清楚地表明了该集团此举背后的营销意图。这种颠覆传统的营销方式让莱比锡RB队在创建之初受到了德国各地球迷的抗议与声讨。
毫无疑问,作为强势介入足球的资本,红牛集团自然希望完全控制俱乐部,如同阿布拉莫维奇之于切尔西、城市足球集团之于曼城、卡塔尔财团之于巴黎圣日耳曼那样。但在欧洲其他地方可以实现的收购,却在遵循社区化传统的德国处处碰壁。德国足协和职业足球联盟所信奉的“50+1”政策一度成为红牛收购俱乐部的最大束缚。所谓“50+1”,指俱乐部本身要持股占比至少50%,七人以上的付费会员至少持股1%,这也就意味着即便外来资本方再强势,最多只能拥有49%的股权,无法成为俱乐部运营的主导者。尽管近年来已有多家德甲球会对该政策有所微词,但在此前德国职业足球联盟发起的投票中,仍有近九成球队管理者反对废除“50+1”体制。
尽管奥地利红牛集团早在2006年就开始寻觅购买德国俱乐部的机会,但无论是与低级别的萨克森莱比锡队还是有悠久历史的杜塞尔多夫队、圣保利队的入资谈判,都因为传统势力的强烈反对而陷入僵局。即便红牛创始人迪特里希·马特席茨与德国足坛通天人物贝肯鲍尔私交极佳,也无法解“50+1”政策的阻挠。
RB莱比锡球迷
RB莱比锡球迷
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直到2009年德国足球联赛系统新一轮改革,才让奥地利红牛找到了缝隙。此轮改革对资本方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地区联赛也就是第四级别及以下的球队不再受德国足协所颁发的参赛牌照约束,这意味着一支由单一股东大规模持股的俱乐部成为可能。该年5月,红牛在莱比锡正式成立了RB队,球队从2009-10赛季由第五级别联赛开始征战。起步最早的德国计划,最终却成了整个“奥地利红牛系”中成立最晚的球队。
即便是从最底层开始,但资本带来的巨大动力难以估量。莱比锡RB在第五级联赛只待了一年,在第四级联赛蛰伏三年后升入德丙,正式进入德国职业联赛体系。在建队七年后,莱比锡RB已经看到了顶级舞台的召唤,连该队的二队如今也已征战第四级联赛,要知道在建队之初,莱比锡RB无法满足“拥有四个年龄段青年队”的要求,而不得不向同城的球队购买梯队。这一切的到来,没有资本的注入几乎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
德国不乏大公司与大富豪,但愿意以中东、俄罗斯财阀的方式投资足球的却是“珍稀动物”。在莱比锡RB之前,霍芬海姆队曾被视为“另类”,著名企业SAP的联合创始人迪特马尔·霍普是该队的主要财政支持者。在这位亿万富翁的大力支持下,霍芬海姆花了十年时间从第五级别联赛杀入德甲,2008-09赛季以升班马身份夺得半程冠军,令人刮目相看。2009年,霍普花费上亿欧元为霍芬海姆新建了容量达30000人的主场,要知道霍芬海姆只是一个人口3000出头的村,其所在的镇级地区也仅有不到35000名居民。但霍普追求的却不是“一夜暴富”,76岁的他年轻时曾在霍芬海姆踢过球,骨子里,他信仰的是德国足球社区化的传统。霍普不愿投入巨额转会预算,这支被中国球迷戏称为“霍村”的队伍开始了卖出明星、培养青训的漫漫征途。
一手将霍芬海姆从第三级联赛带入德甲的功勋教练兰尼克,在俱乐部卖走明星古斯塔夫之后愤而辞职,原因正是“与球会理念不同”。兰尼克当年以德甲名帅身份屈尊第三级联赛,正是希望能一手打造一支全新势力,但没有资本的鼎力支持,没可能成为颠覆者。更有趣的是,在离开霍芬海姆一年半后,兰尼克被红牛选中,同时出任萨尔茨堡与莱比锡两支队伍的体育总监,一年前,他再次恢复主帅身份,执教莱比锡RB队。
在传统的霍芬海姆不可能圆的梦想,或许有机会在“红牛系”身上实现。过去,萨尔茨堡是“红牛系”的发展重心,接手奥地利球队之初,红牛曾斥巨资引进德甲成名球星,并请来名帅特拉帕托尼和马特乌斯出任“双头主帅”。但囿于奥地利足球市场不振,萨尔茨堡始终无法进一步赢得声望。而从本赛季让兰尼克专职赴莱比锡服务,可以看到整个体系的重心转移。得到更大舞台的莱比锡RB,将会得到更多资源,不仅仅是资金。目前两队之间球员互换频繁,莱比锡的年轻人可以在萨尔茨堡得到实战锻炼机会,而在后者证明成功的球员则加盟层次更高的德甲,有了这一进阶体系,马内 (现南安普敦)、阿兰 (现广州恒大) 这样值得进一步打磨的年轻球星,完全可以留在自家院子里。
关于奥地利红牛足球系和资本对抗传统的争议还会持续,但在不断取得进步的现实面前,会有更多人认可成绩。过去的切尔西、巴黎圣日耳曼、曼城以及遥远的广州恒大无不如此。而莱比锡RB的场均观众数从2000出头增加到25000人,或许也是古板的德国人的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