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 一級方程式

德國 Eifel 格蘭披治:阿邦甚麼事?

© Getty Images/Red Bull Content Pool
阿邦(Alex Albon)這一場,頗為搶鏡。不過,非因表現出色,倒因場上多番動作而搶鏡。最後,他不幸地因散熱器(radiator)穿窿、令機件過熱而必須退賽。
作者 陳恩能發佈於
阿邦表現如何?從 FP3 到 Q3 來說,其時間越來越快,最後排第五起步。儘管阿邦的排位時間每公里平均比韋斯塔本(Max Verstappen)慢〇點〇九四二,不過仍屬今季相差波幅中位數。不過。不失。今場最可惜,是阿邦起步後被第六的歷卡度(Daniel Ricciardo)超越。基本上,這就為他的今場比賽定了調。
首圈三號彎,他嘗試收復失地時,卻鎖死輪胎導致 flat spot,之後戰車不停異常跳動。第八圈,他被逼提前進站換胎,大大影響比賽部署。換上黃色車胎後,阿邦從最後追趕。第十五圈,他追至第十二,卻被 AlphaTauri 基亞特(Daniil Kvyat)頂住。然後,他在第十六圈VSC 期間於一號彎再次鎖死輪胎。一圈後,基亞特在減速彎走歪了,阿邦以為有 gap,衝入時卻跟俄羅斯人碰撞。阿邦後被罰加五秒。
Max Verstappen of Aston Martin Red Bull Racing RB16 on track during the F1 Eifel Grand Prix at Nuerburgring on October 11, 2020.
Max Verstappen claimed another podium in the Eifel Grand Prix
第二十圈,他追至第九,緊追AlphaTauri 的 Pierre-san。兩圈後,他與 Pierre 較量時再次於一號彎鎖死輪胎。第二十三圈,因有碎片打穿其散熱系統的散熱器,令機件過熱而被勒令退賽。今場,阿邦在動盪中,曾上揚至最高第八,(或許過份)積極地 overdrive 來修正,但仍值得鼓勵。問題是:他somehow總是讓自己先跌下去,先讓半臂才後上。
Pierre Gasly of Scuderia AlphaTauri leads Alexander Albon of Aston Martin Red Bull Racing during the F1 Eifel Grand Prix at Nuerburgring on October 11, 2020.
Pierre Gasly leads Alex Albon on his way to sixth in Germany
Well,我會再反過來看:能踢逆境波的二年生多嗎?別忘了,阿邦只是 F1 二年生。咸美頓、韋斯塔本、華迪爾等的第二年 full season,都定能踢逆境波嗎?阿邦可能就能,這可以是優點。
不過今場他確實太急。可能因為他知道,今站再有更新的 RB16 實在追近了平治。在排位,韋少輸給平治頭位車手的每公里平均時間只是〇點〇五六九,屬今季最少。然而,欲速則不達;「唔好急最緊要快」的重點在於首三字。唔好急,是種境界。我做司儀時急著要當個好司儀,那我幾乎一定做不好這個司儀。
前三個半季,阿邦看來都 care-free,我們甚少看到有如今場的進退失據。被叫退賽時阿邦問 why,工程師有點猶疑地說「let’s say…… car problem」,然後阿邦沒再說半句。終於來到心理分水嶺嗎?道由心悟。我希望他捱得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