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pshooters: Phoenix and Jett
© Valorant
Games

Jacob‘pyth’Mourujarvi教做職業選手 Red Bull Campus Clutch大學生選手之路

香港父母喜歡要子女在課餘時間補中英數學非洲鼓,但未聽過有父母會叫仔女去學打機。萬一阿仔說長大後要做電競選手,電腦、遊戲機可能隨時被沒收。不過,其實父母們可以參考的是Esports superstar成名之路,還有為大學生年齡層而設的「全球校園英豪爭霸戰(Red Bull Campus Clutch)」,阿仔阿女隨時成為電競界「造星」主角。
作者 Mike@GameoverHK
發佈於
先介紹「全球校園英豪爭霸戰(Red Bull Campus Clutch)」,是為《特戰英豪(Valorant)》所設計的校際電競賽事,有超過50個國家、300所大專院校參與,專為所有如同職業電競玩家的大專院校學生們而設。玩家可以組成自己的5人戰隊,爭取全新Gaming Hub以及€20,000獎金,未畢業先興奮。
Red Bull Campus Clutch Concept Art
Studenten, macht euch für ein außergewöhnliches Valorant Turnier bereit
「想每天和電腦工作。」
Jacob «Pyth» Mourujärvi, 27, zählt zur Welt-Elite der «Valorant»-Spieler.
Jacob «Pyth» Mourujärvi, 27, zählt zur Welt-Elite der «Valorant»-Spieler.
至於說到踏上職業選手之路,Jacob‘pyth’Mourujarvi就出手教路。這位27歲的瑞典電競選手,屬於G2 Esports隊一員,亦是全球最強Valorant玩家之一。而回到九年前,他仍然在學校讀IT科目,他說:「當時對就業仍然沒有概念,不過我很享受和電腦一起工作。」當時正玩著《Counter-Strike: Global Offensive》的他,就是那時候被邀請組成隊伍,「現在我每天都和電腦一起工作。」
說到成為職業選手之路,他分享了幾個重點:
集中於熱誠
當他在18歲離開學校時,Mourujarvi每日玩《CS:GO》15小時,「每朝8點才上床睡覺,之後下午5時起床又再打機。但當我知道這可以成為職業之後,我改變了這生活模式,開始像職業選手般思考,我更加開始停止說垃圾話,集中於自己對打機的熱誠。之後我覺得自己成為了更好的人。」
展現自己的強項
這位瑞典電競選手強項是「clutch play」,有能力在最後時刻扭轉局勢,反敗為勝。這能力在今年2月G2贏得首個Red Bull Home Grounds賽事中表露無遺,而在2014年他的職業生涯早期,他亦單人匹馬在四對一《CS:GO》大戰中打敗Ninjas in Pyjamas。兩年之後,他卻成為Ninjas in Pyjamas一員:「只要證明到自己能力,別人就會看到你。但這沒有捷徑,你必須行出自己的道路,而且在過程中樂在其中,否則便沒有意義。」
Το Valorant εξελίχθηκε σε φαινόμενο στον χώρο των esports
Το Valorant εξελίχθηκε σε φαινόμενο στον χώρο των esports
跳出舒適區
在2015年,他接受挑戰,探索自己未接觸過的領域,就是幫忙去成新的加拿大《CS:GO》電競隊Luminosity Gaming:「我一向沒太多團隊概念,想證明自己。之前我只是集中於自己,很少說話,但之後我學了很多,現在更加開放及誠懇,成為了別人眼中更好的隊友。」這經歷亦成為他離開《CS:GO》領域的動機,之後他挑戰成為《Valorant》的頂尖選手。
避開危機
「討厭你的人難免會被自己放大、關注,在玩《CS:GO》時,我在Twitter受到恐嚇甚至是死亡威脅。我之前練習過一些集中的運動,不過後來就忘記做了,轉為依靠訓練軟件去舒壓,例如我會在AimLab這軟件中訓練,加上音樂感覺相當不錯。」不過轉換環境也是方法:「《Valorant》有不少支持者,加上有好的隊友、同事,在G2,無論在遊戲內外我們都是好朋友。」
面向未來
27歲,Mourujarvi已經算是電競界的老將,但他仍充滿信心,成績亦證明了他的自信:「我仍然想在電競行業中工作,可能以領隊身份吧?很多選手每天也自己不停練習,但他們亦需要明白團隊和戰術的重要性,而且也不能永遠和固定幾位隊友組隊。就像英超利物浦一樣,在買入Virgil van Dijk之後,他們變得更強,他的領導才能及自信,感染了其他隊友,我覺得這方式一樣可以應用於電競方面。」